石家庄二中70周年校庆专栏 石家庄二中南校区 石家庄二中西校区 石门校区 润德校区 石家庄二中第一实验小学 石家庄二中校友录 石家庄二中心欣家园 防范非法集资
石家庄二中 微博
【教师文萃】玻璃碎了之后
作者:徐晓娜 来源:南校区高一语文组 录入:刘宁
发布时间:2012-03-14 11:14:12 点击次数:45630

 写在前面

为什么人们喜欢看电影,不喜欢听报告?因为电影有情节,有情境,直观,生动;借助故事的展开,人们的常态对话, 达到“润物细无声”的效果,直抵心灵。

于是,小说《碎玻璃》作为学校推荐的学习材料,换了口味,也对了胃口。我也用最认真的态度,写下了一些感受。没把它当成作业,犹如“奔跑”,有了跑道,有了裁判,设置了竞争的名次,就变成了“赛跑”,会丧失掉跑步最原始的快乐和自在的状态。

写在小说边上

记得丰子恺先生说过:“世界上最美好纯真的事物有四个,天上的神明和星辰,地上的艺术和孩童。”

于是,当把这篇犹如纪实性的小说一句一句读下来的时候,脑子里蹦出来的是一系列刺人眼目的词眼:强势、孤立、丑陋、践踏……诸如此类,直到读到最后徐明扔砖头,砸玻璃才让我稍感欣慰。

小说的结局,徐明如果只是黯然转学,淡出同学们的视线和生活,这时最应景最恰切的背景音乐响起的应该是常石磊的《山楂树之恋》,揪人心肠的忧郁和悲伤;徐明如果最终变成了屁虫、豆子,那直接定义成美好被毁灭的悲剧好了;幸好,不是这样,徐明用他的笑,用他手中的砖头表了态——我没有被收编,我叛逃了。

也许,你会解读为胡老师粗暴的做法导致了又一个“坏孩子”的诞生,缺少爱、理解和尊重的教育导致的只能是敌对、反抗,诚然有这种解读的依据;但我更欣赏的是徐明从所谓“正统”“严格”教育秩序中的纵身滑出,留下的是帅气的转身,留给我们的是讽刺和思考。

“我谅你也不敢”“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的臭毛病”,钢针毒刺般的话,直接可以置换成武侠小说中讲究教派门第,推崇强势控制的经典之言: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”。于是,胡老师身上披着的那层温情脉脉的崇高的职业外衣褪去了,打着“为你们好”的旗号开始践踏孩子们的尊严,侮辱学生的人格,丑化、孤立、打压;和肉体的毁灭比较起来,对精神的扭曲、异化是最无耻最恐怖的犯罪。要洗脑,要皈依,要服从,要一致,千篇一律,千人一面,众口一词即为我族类,否则格杀勿论!

教师身上的光环,在天使身上有,也希望不要生出邪恶的力量。

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篇虚构的小说,它是写实的,没有放大,没有夸张;也正因为如此,让人揪心生痛。

不可否认,胡老师是爱岗敬业的,把勾股定理讲了两遍,照顾到程度稍差的学生,把“你们要成才”天天挂在嘴上,可说是谆谆教诲,责任感超强,看重成绩和排名,……但有一条是她的底线和不二法则——纪律,即不能顶嘴,要服从,绝对的服从,无条件的服从;否则,一切免谈。

“非我族类,即为异类”是他的教育理念,指导纲领。不听话,我们就来“斗一斗”,看谁厉害,这是中国强权控制的历史阴霾对教育领域的渗透和污染。

谁又能说,胡老师的小时候不是屁虫、豆子呢?谁又能否认,胡老师不是屁虫、豆子成年后的变身呢?

痛!心痛!痛的不只是胡老师这些不在少数的群体存在,更因为他们是老师。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在于“传承”;要知道,一代代传下去的不仅仅是属于美丽的词汇;迂腐、告发、丑陋、孤立等等,也拥有同样的替补资格。

那么,靠什么来拯救?用什么来救赎?

教育!

依然是教育,只能是教育!

我们提倡的教育一直以来是具有较广义内涵的,除一直被重点提倡,甚至唯一提倡的“智育”外,还有美育和德育等。学习好,智商高的学生是从小就被父母、学校和社会另眼相看的宠儿,三千宠爱集于一身的骄子;可是偏颇、单一的评价标准也同样造成了孩子的“残疾”。

小说中面对事态时,服从强权的无主见,对强权象征的胡老师的邀功,对受宠班长孙娟的嫉妒、反感以至于漠视、满足于她作为女生的弱势处境等等。丝毫看不到属于孩子的天真、纯洁、善良的一丝一毫的存在;不管怎样,不辨真假,不助弱小都是“德育”的缺失,精神上有了残疾,高智商如何附丽?

另外,我们的孩子不懂得“什么是美的”,只知道老师讲的,父母说的“就是对的”。要知道,“真、善”是“美”的衍生品。一个人在“美育”上,没有缺损,他自然会懂得什么是真,什么是善,真理是什么,道德该如何。

将毕加索等同于腌臜丑陋,下流腐朽;把古希腊古罗马象征人体健康美、艺术美的裸体雕塑欣赏变成生理卫生普及,甚至怪笑、鄙夷;一切“唯道德论”,最后只能走向“伪道德”。

告诉我们的孩子,什么是人情之美,什么是人性之美,什么是艺术之美,什么是生活之美,叩开他们幼稚懵懂的心灵,他们自然会懂得、学会并传承爱与美,在这个前提下的“智育”,才能沁出真正的芳华。

每一个孩子生来都是天使,纯白的底色,长着能自由飞翔的翅膀,我们要做的是在纯白的底色上涂抹更绚丽、美妙的色彩,我们要做的不是折断他们的翅膀,而是让他们更加有力地、自由的翱翔。

我不是胡老师,我感到庆幸。

如果你也不是胡老师,那将是孩子们的幸运和幸福。

附: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《碎玻璃》


分享: